一直抱怨 你是「想不通」还是「不想通」?

阅读(318)
一直抱怨 你是「想不通」还是「不想通」?

「嘿,那妳为什幺不乾脆跟妳男朋友提分手?」

我突然丢出这句话打断了她的抱怨。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支支呜呜的有些说不出话。她今天的抱怨从忠孝敦化捷运站延续到国父纪念馆旁的餐厅,吃完饭后走路前往信义区酒吧的路途上,抱怨依然持续着。

朋友跟我分享不如意的事,代表她信任我而且愿意跟我讲心里话,但是一连串的抱怨搞得我已经有点消化不良。为了预防等等我分不出喝进嘴巴的究竟是俄罗斯的伏特加还是艾雷岛的威士忌,我只好打断她并且试图帮她釐清问题。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在两个月前跟半年前应该都听过差不多的抱怨。

大家有没有觉得很熟悉?同样的对话不断的在我们身边发生。

不论地点是在义大利餐厅或是在某个酒吧;不论内容是抱怨另一半有多烂或是老闆的嘴脸有多讨厌;也不论当下他有多义愤填膺,通常过几天之后结果完全不会改变。他还是继续跟他口中「很烂」的人在一起,或是继续为嘴脸很讨厌的老闆工作。然后就在自打嘴巴的几周、或是几个月后,你的电话再度响起,所有的抱怨全部又重来一次。

这是一直以来都在你我身边发生的故事。听一两次抱怨还好,但到第三四次后,讲真的,我有股冲动想拿吃义大利菜的叉子、或是whisky杯往朋友的头上丢过去。这感觉好像是你的朋友边吃洋芋片边配可乐,躺在沙发上哀怨地问你「为什幺减肥那幺难啊?」……WTF!

我发现,所有的抱怨几乎都源自于「事情的进行跟自己的预期有落差」。

我们总是预期有了另一半后可以互相照顾、互相学习对方的优点,尊重对方并且一起成长。岂料过了甜蜜期后就是灾难的开始。你可能必须交出Email、Facebook的密码,然后在漫长的一天工作后,还要安抚另一半因为你工作忙碌疏于陪伴所产生的情绪;或是开始鉅细靡遗的解释今天中午跟哪个同事吃了甚幺、下午去了哪个客户那边做了哪种简报、晚上见了哪个国小同学…… 我们需要另一半的照顾没错,但我们不需要另一个爸妈。

你觉得感情逐渐被消磨殆尽,事情进行不如你的预期,你所期待的完美恋情并没有发生,于是你开始抱怨。

我们总是预期进了公关公司后可以穿得漂亮出席社交场合、或是知名品牌的发表会,认识很多知名人士。但现实通常是,前一天加班到凌晨3点做提案,隔天早上10点提案后老闆把你骂到臭头叫你回去重做。你只好边改边骂,骂说老闆的想法每天都不一样,让你无所适从;傍晚的品牌发表会却还是得出席,并且挤出笑脸跟一堆你转个身就会忘记他们名字的人哈拉;到了晚上10点结束后继续回公司赶提案;最后迎接你的是5号的时候不到3万元的薪水。

你觉得热情逐渐被消磨殆尽,事情进行不如你的预期,你所期待的完美工作并不完美,于是你开始抱怨。

亲爱的朋友,我们绝对不愿意看到你继续痛苦下去,同时我们也不希望自己因为消化不良得了胃病。既然抱怨源自于「事情的进行跟自己的预期有落差」,那我们只好做一些改变,让事情的进行跟自己的预期能够尽量靠近。

重点在于「改变」,爱因斯坦曾经说过:「Insanity is that doing the same thing over and over again and expecting different results.」,意即世界上最疯狂的事就是你重複一样的行为,却期待会有不一样的结果。既然我们渴望解决抱怨,也知道解决抱怨就是要让事情的进行跟自己的预期能够尽量靠近、就是要做些改变,但为什幺愿意改变的人非常少,重複以前的行为并且继续抱怨的人却非常多?

一直抱怨 你是「想不通」还是「不想通」?

这点马斯洛的需求理论就讲的非常清楚了,不愿意改变的人还停留在第二阶层,「满足安全需要」的阶段。这个阶段你可以继续交往、工作,维持现有的生活水平以满足生理需要,即使不进步但也是勉强可以接受。而且只要我真的不把威士忌的杯子砸到你头上(当然,我也绝对不会那样做),你都很「安全」。这就是为什幺许多人停留在自己的舒适圈中的原因,因为感到安全又安心。

被伴侣尊重,有个梦想中完美的另一半;有个梦想的工作,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或是其它我们常讲的那些「梦想」,都属于「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的阶段。就像金字塔越往上体积越来越小一样,追求的人相对的少,而且这是需要透过「内部激励」才能够去追求的,因为外部的生理需求及安全需求已经被满足了,再也很难激励自己往上走。

这就是为什幺我们跟朋友说破了嘴,甚至拿一大堆理论出来都没有用。等到哪天朋友突然「想通了」,自然会去找现在的另一半沟通,甚至分手;或是离开现在的公司了。

但是这个「想通了」有人早有人晚,有更多的人迟迟「不想通」而越来越习惯目前的生活,到最后不愿意改变,屈就于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生。这也就是为什幺我会在今天、两个月前、半年前都听到一样的抱怨,而且这个抱怨到最后会被放大到「抱怨自己不愿意改变」。

事情至此就完全成了一个死胡同,不断地在改变跟妥协之间拉扯,觉得自己好像胸口被插了一刀,很痛苦,却又不知道拔出来会不会失血过多而死。你知道自己必须改变,但是却又不敢,就像文章的开头一样,你支支呜呜的说不出话,只因为不敢承认自己的害怕,你害怕改变后的结果会是不好的。

这时候,我想起的是电影《型男飞行日誌》里由乔治克隆尼所饰演的那位解雇专家,他总是会冷静的坐下来,然后向被公司解雇的人说:「所有那些做大事业,让世界变得更好的人,都曾经坐在你的位子上,感受你的痛苦。你要做的就是去把你的桌子收拾好,交出门禁卡,迎接新的人生。」

是阿,改变是痛苦的,必须克服很多恐惧跟害怕,而且可能会因此打乱安稳的生活。但重点是,这个安稳的生活只是一个假象,你并不开心。你一定要改变,你也一定会因为改变而变得更美好,努力回想,你一定有过类似的经验。

在信义区的高空酒吧,抱怨依然持续着,我朋友不顾我的阻止点了她的第四杯酒,而好在我还能够知道我喝的是艾雷岛的威士忌。她醉茫茫的抱怨所有的男人都很烂,有了女朋友为什幺还要偷偷的上夜店,我能做的就只是安慰她明天会没事的。

但事实是,她的男朋友偷上夜店从半年前就持续到现在了。如果我朋友不克服对于沟通后,不知道会更好或是会分手的恐惧感;或是她的男朋友不能改变偷上夜店的习惯,我相信我还是会在同一个地方听到同样重複的话;同样的行为,一定是不变的结果。

所以,最终我还是不断的在心里跟自己说,把手上的威士忌杯给拿好,不要真的砸到我朋友的头上去。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