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败达人陈世英 剔透珠宝 在还俗 在怀细路心态

阅读(412)
失败达人陈世英 剔透珠宝 在还俗 在怀细路心态 失败达人陈世英(苏智鑫摄)失败达人陈世英 剔透珠宝 在还俗 在怀细路心态 当初胆粗粗接下浮雕生意,陈世英说他回家才开始研究,交出作品即获日本人赏识。(珠宝图片由受访者提供)失败达人陈世英 剔透珠宝 在还俗 在怀细路心态 「宇宙新生」戒指白色部分就是去年刚发表、被称为「不碎陶瓷」的「世英陶瓷」。(受访者提供)失败达人陈世英 剔透珠宝 在还俗 在怀细路心态 「世英切割」是1987年陈世英独创的雕刻法,以阴雕创造四面倒影。(受访者提供)失败达人陈世英 剔透珠宝 在还俗 在怀细路心态 陈世英作品不止宝石,还有陈旧衣车,他希望创作能保持童真之心。(受访者提供)失败达人陈世英 剔透珠宝 在还俗 在怀细路心态 陈世英说,出家之后把40岁前的照片都烧掉了,也不可惜,现在只剩下几张在工作室及母亲处。(受访者提供)失败达人陈世英 剔透珠宝 在还俗 在怀细路心态 失败达人陈世英 剔透珠宝 在还俗 在怀细路心态 失败达人陈世英 剔透珠宝 在还俗 在怀细路心态 失败达人陈世英 剔透珠宝 在还俗 在怀细路心态 失败达人陈世英 剔透珠宝 在还俗 在怀细路心态 失败达人陈世英 剔透珠宝 在还俗 在怀细路心态

(人们叫我大师,陈大师。让我今天再告诉你们多一点,没错,我是大师,一个失败大师。)百年历史的英国宝石学会2018年的研讨会讲台上,一身黑衣的白鬍子大师以英文演讲,「Be like water, my friend」。「如果宝石与工具都不能改动,那就改掉你的想法与方法。」Wallace Chan,珠宝界一个响亮名字,首个晋身巴黎大皇宫古董双年展的华人,「当3D打印和人工智能出现,工艺会不会灭亡?艺术家会不会被科技取代?我会这样答,我没有预知未来的水晶球,不过水晶球确有9个。」

学师9个月

「我阿爸当香港係天堂,以为钻石山应该有好多钻石,来到一个礼拜就成日叫阿叔带佢去睇钻石山,点知去到係贫民区。」珠宝大师在香港长大,唤陈世英,最初学懂的手艺是穿胶花。他说香港宝石雕刻师全盛时期有9000人,现在找一个都难。可惜吗?他不:「活在过去,就会被时代淘汰、被科技淘汰、被信息淘汰、被任何的事淘汰。」你有你搞3D打印,我有我研发比钢坚硬5倍的陶瓷。身处陈世英在中环的艺廊,他的员工悄悄告诉我,每次陪着受访都会听到新的故事。甫坐下,没料被受访者一轮问题问番转头。「你个英文名係咪咁读?我在练英文发音。」「想饮咩?水、茶、咖啡?」水可以了……「试试咖啡吧,我们这儿的咖啡不错。」「你做了几多年记者?记者跟编辑的工作怎幺分?」

17岁走火楼梯起家

「香港的楼为何似火柴盒,逐个叠上去?是用什幺黏的?」陈世英5岁从福建来港,住在马头涌道挤拥的家,每晚睡浴缸,每事问早烦死阿妈。胶花如何得来,又怎会不问?「炮仗街、蝉联街、木厂街一带好多胶花厂,去那裏知道是这样『啤』,形成我对机械的兴趣。然后又想知为何个个一样?后来发现红磡芜湖街、宝其利街、温思劳街那边,好多人在做工模。」16岁少年送过汽水、做过小贩,雕象牙的阿叔说要学门技艺傍身,阿英才有前途,介绍拜师学宝石雕刻。工作朝八晚八,入门没多久,就被师父讚天才,其实曾把作品递到师兄面前请教,被讽「唔雕仲好」。小子趁他们出粮去锯扒,偷偷研究成品。可是不打烂沙盆哪心息,连机器都拆散研究,花整个通宵还原不了,师父大怒call人来修理,被他当作学习好机会,「学完过了一个礼拜又心郁郁,拆完装返,真係得喎」。自此厂裏坏机,师父可以悭番笔,对小子疼爱有加,却惹来师兄弟偷懒不成记恨他。

眼前62岁的大师说,宝石所以珍贵,因为承载了宇宙的记忆,来自缅甸或非洲,一鉴定便知。他拉着我的手,把命名为「宇宙新生」的戒指套上食指,一瞥就见海蓝宝石、蓝宝石、钻石的耀眼,戴起才知指环后面呈V形,手指一屈一伸都舒服,「因为戒指形状那幺长,若是传统指环会摇,这样的设计就不会。」脱下戒指,以指环为基座置于桌上,「我是做雕刻的,觉得美丽是完整360度都能看到有工艺、思想、创意在周边。你看这个放大几十倍放在公园,不就是城市雕塑吗?」海蓝裏藏着他学师得来的基础。

3年学师,两年补师,一年谢师,但陈世英留了9个月就请辞不干,也是因为太得师父欢心,受尽同门排挤。「我返去同阿爸讲,我不做了。家裏反对,我爸直情不理睬我,觉得冇面嘛。」会计师阿爸常骂这个儿子不懂计数,而且往往要他行东,偏又行西,风头火势,他还敢开口要1000元另起炉灶,「之后650元买了机器,工具5蚊一支,花了几十元买几支,余下的钱买两块孔雀石,那时住在北帝街,就在厨房后的走火楼梯开始工作」,那就是传说中他17岁成立的工作室。一开始还不敢对孔雀石动手,先买英泥试练,沟水也花时间研究,水少太乾,水过多,等几天泥都不会硬,只得逐步拿揑。

雕毁9个水晶球

今年1月,《经济学人》专题探讨钛金属珠宝首饰的冒起。陈世英在行内是将钛金属加入设计的先行者,敢将价值千万的宝石镶在上面。传统珠宝以黄金为骨干,虽然钛金属只有金的重量五分之一,但早期不少人仍觉得既然黄金广为人接受,没必要用新物料。「如果我今天做的作品还停留在昨天,与20年前或几百年前的人做相同的事,并不足以代表时代。想像100年后的人会知道在这个时代,珠宝界出现过钛金属这样的大改变,只有如此,最有价值。」又如去年发布的「世英陶瓷」比钢更坚固,「别人会质疑边有人要?但我坚信这是未来。」

把小小一块浅绿松石浮雕翻到背后,含蓄刻了细字Wallace Chan。他曾为日本人以80元人工雕一块,现在拍卖价达6万元。然而当初在后楼梯雕出一大一小的作品,拍遍了尖沙嘴、中环、上环,以至湾仔宝石公司的门,最后才遇上好心老闆劝朋友「帮下细路仔」,以900元买下。后来一批作品卖到日本,一天接到通知,日本人要把货全退了,那时他与父亲不合,住在澳门,一夜难安,搭凌晨3点半的船回港,在公园从6时多流离浪蕩到9点半才上公司,老闆却準备好橙汁、菠萝包、猪仔包款待他,「成名后要记得我呀」。原来日本人要他在松石后面签名,签了「陈世英」,又退回来要求英文名,「我写了Wallace Chan,他们问可不可以不要Chan?我说一定要。」那年,他还未到30岁。

父亲没说错,明明前面是顺路,他偏要反方向另闢新径。80年代,他念念不忘看过摄影双重曝光的影像,发明了「世英切割」,「荷莱女神」水晶上刻一张脸,映出5个影像,用上了逆向工艺「阴雕」。浮雕是为突出图案,把不要的部分雕走,阴雕则相反,要什幺就挖走什幺,在水晶后面,女神鼻子挖最深,翻回正面就变成最突出的部分。换句话说,刻的时候并非把图案直接雕出,而是要靠想像雕出图案的相反模样。

他绘影绘声说着少年时代往事,停下来乾掉一杯咖啡,侧身问员工一句,「你没听过吧?哈哈哈。」员工摇摇头,只听过他雕刻至深夜,宝石飞出7层大厦外碎掉;也听过他伤了手还完成工夫才入医院,差点失去了手指,以及9个水晶球的故事。

事业有成之时,他却又抛弃宝石与一切出家。台湾客人邀他造一座金佛塔迎回舍利,中央是个水晶球,「我们做了两年7个月,在七八种专业技艺裏达到巅峰。每日斋戒沐浴,清心寡欲专注创作。」但每次钻洞,水晶球翌日就爆裂,无法承受百吨计压力,他牺牲了9个球,最后把球送进炉裏加热,终于成功。这趟修炼令踏入不惑之年的他,对生死产生疑问,「我是不惜工本研究一件事的」,连宝石事业都捨弃,后来为何回到尘世?「因为我跟跟下个师父失了蹤,哈哈。到底人没有生命时,还有没有灵魂、有没有来生?找不到结果,就回来了。」

「以前很多知识没人教,今时今日都可以在网上找到。」他是心急人,好奇的事无穷尽,总觉时间不够用,「我朝早一起身,挤定牙膏、开水刷牙,同时小便,全部一齐来㗎,咪好快趣啰。」他伸手摸摸头。「所以我不去飞髮,自己刬,5分钟搞掂。」「宇宙新生」戒指上3颗宝石代表超新星的光芒,你以为他对天文特别有兴趣?他说「样样都有,我觉得知识学问不应限于哪个方面。」他谈着谈着就提起因为李小龙而学打拳,出拳要用腰力;显微镜下都有宇宙,问我知不知乌蝇眼有多少细菌……

独创雕刻法与学习3D打印

当3D打印威胁传统工艺,他乾脆看看那是怎样一套科技。「在珠宝创作行业这个领域,道高一尺就魔高一丈。大家都说它会淘汰工艺,绝对会,因为你还活在传统的工艺裏,不懂得它,它就会淘汰你。」他说要跟科技「拉手仔」:「你会知道人工智能的缺点在哪,是不懂自我创新;3D打印亦要有个基础,打拳也要扎马,要有材料,都需要人。人有创意,能磋出一个形态。现在(扫描实物数据的)抄数机很厉害,是用激光的,抄完将数据输入CNC(Computer Numerical Control ,数位控制生产),即是人工智能雕刻。」

「3D激光内雕」曾让世界趋之若鹜,他说不是内雕,实是由电脑set好位置爆破,「曾有澳洲科学家想跟我合作,我说没兴趣,做不到。因为水晶入面的结晶排列是不平均的,激光入到水晶会扭曲」。裏面做不到,在外面雕刻则有可能:「可以透过科技技术,逐个角度磨,变成量产,就看是什幺物料,还有愿不愿意浪费材料,如果红宝、绿宝、蓝宝那幺贵,你会不会给set好程式的机器去浪费?」当有朝一日科技做得很精準呢?「这方面不应再去担心,因为当科技愈来愈成熟,人的文化、消费标準亦可能改变。可能到时人们宁愿买人造宝石,可能今天我们所做的材料已变成博物馆收藏品,一个可能出现的时候,另一个可能又发生。」

用90年历史衣车创作

当天只买得起两块孔雀石的陈世英,已踏入世界奢华珠宝殿堂。艺廊裏放着一部90年历史的老旧衣车,他以金属製作几个可爱小孩,在衣车上拉线、扯布、催同伴赶工,「以前婆婆车衫时,常常叫我加油、穿针,这在当年也是科技,等于现在的手提电话,所以科技是每分每秒都层出不穷」。但创作要「怀细路仔的心态」,「成名是虚名,最终我还是要回来创作,你今天很有名,明天没有新作品就完了」。与时代追逐的秘诀,是投入创作中遗忘时间。10年製作将过千颗祖母绿宝石镶在一块完整髮晶裏的「真空妙有」,他为做到心目中的设计,连机器都重新研发,「时间是呃人的,不是几点放工就放工,几点就要食早餐,最重要是那刻你是不是掌握到时间,掌握到就不觉得时间存在,不会去计较我这件做出来要几多成本,有冇人要,专注做到达至自己的理想」。

「最好的作品还在做」

17岁的他会先做出作品,再为卖不出而烦恼;今天珠宝集团将104卡钻石交到他手上,他仍不会预先交出设计图:「我会说你看了图就限制了我的创作。如果按客人的图和要求去做,客人不是专家,只是凭记忆觉得照做什幺才是美,那设计师就活在过去,活在客的世界。」他倒过来挑选客人:「我拣人㗎,要欣赏、尊重珠宝,有这样的心态我就会跟他倾,让他去学习,读些珠宝课程了解,有了这种知识,我就跟他分析应该戴什幺珠宝。」我望望他身上的白衬衫,为何不戴自己的作品?他诧异:「我最好的作品还在做,还要戴昨天的创作?如果咁样我不如唔好戴啦。」

访问完结时,大师嘱我下星期要去听他在港大的讲座(文学院举办,名额已满),坚持用英文。他两年前才开始学,皆因之前在伦敦演讲,说20分钟,又要等翻译说20分钟,太心焦;后来在哈佛终于能用英文讲了40分钟,「好satisfied,个心好舒服」:「这也是自己一种昇华的过程。所以这几天正苦练英文,你要过来听我练得如何啊。」

文 // 曾晓玲图 // 苏智鑫编辑 // 何敏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一篇: 下一篇: